在「羅倫斯號」沉沒後三年的某日......我並沒有記得確切的時間......。」

名叫弗蘭諾的年輕酒保回憶著,那雙暗紅的眼眸不再帶有危險的氣息、甚至能說是......悲傷?

 

我靜靜地等著,整理了筆記又喝了幾口特產葡萄酒後靜靜地等著,後等著他從回憶中醒來。



【威瓦特的財富】


「今天也是沒甚麼特別的日子。」

弗蘭諾一如往常地完成「老闆」交付的工作、一如往常的在太陽接近海平面時來到小鎮角落堆著廢棄木箱的空地。

「對你來說是這樣嗎?」

卡洛斯遞給他一份報紙,他搔搔頭,絞盡腦汁想讀懂上頭的標題。

「我只看得懂這是一艘船。」他對坐在身旁的褐髮孩子白了眼,指著標題下的圖片。

卡洛斯尷尬地笑,「對不起......」

弗蘭諾似乎不太領情。

 

「是『羅倫斯號』的三周年忌日。」

「那有什麼好特別的,」弗蘭諾聳聳肩,「大不了菲利克斯那老頭又要唉聲嘆氣了。」

 

「菲利克斯爺爺!」

卡洛斯像是想起什麼,激動得差點從木箱堆上滾下去,弗蘭諾一把抓住他的後領把他壓回原位。

「說到菲利克斯爺爺,你今天有看到那個人嗎?」

「那個人?」哪個人啊?

「就是那個陌生人。」

 

陌生人,很貼切的說法。

與其說那位是「旅人」還不如稱他為「陌生人」來的適當。

像是在找尋著什麼,又對此地如此熟悉卻從來沒在鎮上見過那種青年。

 

「弗蘭諾你知道他嗎?」

對於褐髮孩子的疑問,黑髮孩子只是搖搖頭。

「果然不是這鎮上的人啊......。」

「或許曾經是。」

卡洛斯驚訝地轉過頭來。

「......只是有這樣的感覺罷了......。」至於為何,弗蘭諾自己也說不上來。

「我相信弗蘭諾的直覺。」

卡洛斯面向夕陽的側臉微微笑著,當他露出這種微笑時,就算他不說,弗蘭諾也知道接下來該做什麼了。


年輕的酒保望著窗外,現在已經接近半夜了,外頭理所當然是一片漆黑。


「......這不是威瓦特人的故事。或許是那所有找到那財寶的人的故事,但這屬於兩個十二歲的孩子。」



─TBC─

 

 

───

 

※ 慢───慢───來───終於又想到要更新了。

 

 

 

 

 

 

創作者介紹

沏城茶樓

氣化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