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德。」

「嗯?」

『─────。』

當初萊斯利帶他離開那個條小溪時和他約定過的。

「這不是廢話嗎?」
雖然看起來不在意,不過自己卻是謹守著這個約定啊。


──

「世界什麼的國家什麼的誰管他啊!!!」

金髮的少年一聲大吼,就算手中69式重機槍傷痕累累、已經沒了子彈,他仍是緊抓著不放。

「我到底是為了什麼而戰在這個戰場上的啊!?你們以為我是為了什麼而站在這裡的啊?國家嗎?不對!!」
他用沾滿血漬的右手握緊機槍手把,再度用力一揮,幾名向他衝來的敵兵被擊昏在地。
「是為了那些支持我的朋友們而戰啊!因為想保護他們才拼上性命戰鬥的啊!!!」
「國家奪走了我的家人,我為何要為他們而戰?」

「但是現在,我想保護的人,都已經不在了啊!」

 

最後一擊,那巨大的69式重機槍終於散了開來。
少年並沒有因此放棄抵抗,一手握住腰間的手槍、一手抽出短刀,「來吧!」
「來啊!你們這些混帳!!」

 

 

 

『戰爭結束之後我們在一起回來吧,然後能像家人一樣,一起釣魚、一起生活。所以要活過戰爭,看完戰爭的結局啊。』

『在這之前,誰都不能先走喔。』




「不是說好要一起看到戰爭的結局嗎?」

看來你是食言了,萊斯利。

 

 

最後一聲槍響,迴盪在空曠的戰場上。

 


──

 


弗雷德最後並沒有將機上裝置的彈藥投下便返回基地,他不敢去想像那位和他年紀相仿的金髮少年的結局。

「我也還沒習慣戰爭啊......。」

他感到一陣鼻酸、溫熱的液體止不住地從眼眶滲出,用衣袖拭去後又滲了出來,反覆的擦了又擦仍是停不住。

那個少年沒有流淚,悲傷將他吞噬也堅強的忍住了。


所以說最後的結局,弗雷德不敢猜想。

 

 


「我也希望戰爭早點結束啊...西爾維斯特...我已經...沒辦法再打下去了...。」


弗雷德知道再這樣下去自己也活不久了,現在已經會咳出血來了,這付身軀似乎沒辦法再承受那強大的G力了。

 

 

─TBC─

 

※這根本太徹底了。中間部分去哪了?

※逸仙比起弗雷德我更喜歡艾德啊!!!!!(yay)

創作者介紹

沏城茶樓

氣化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燎原火‧燁
  • 對嘛!!!中間呢!!!(敲碗)
  • 沒靈感(死)

    氣化熱 於 2012/07/31 18:3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