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我們談的是威瓦特人,但這不是他的故事。」我似乎能聽見當時年輕酒保的這句強而有力的提醒。

 

「這不是〝威瓦特人〞的故事。」他再次強調。

我和他的雙眼對上,不知為何,有股令人不寒而慄的壓迫感。

  

 

 

【威瓦特的財富】(2)

 

 

 

威瓦特是位於地中海旁的城鎮。鎮上的人並不是以驢或馬等的動物作為主要交通,他們的鎮上佈滿了水道、密密麻麻的水道是整個城鎮的經脈,也因此,他們用所謂「風帆」做為交通工具,(風帆是一種輕便的小船,人數最多只能乘載兩個成人,也能放置些許貨物。主要動力是整年不停地在威瓦特流動的風。有分為「直帆」和「氣流帆」兩種,舵則分為「自動式」和「機關式」),雖然威瓦特內還是有些沒有水道的狹窄小巷,但對當地人來說早就己經發展出一套既定的交通規矩了。

 

 

回到「威瓦特人」吧。在那天接受了女孩的恩惠後,青年便下定決心要去追求她。女孩的父親是「菲利克斯雜貨店」的老闆,在他看來,一個貧窮的小伙子根本沒有資格追求他的千金。

 

所以當威瓦特人第一次帶著特地買的鮮花上門時,菲利克斯這個又矮又肥的老頭馬上就把他趕了出去,甚至對他啐了口水。

 

──沒工作的窮小子!來這討打的嗎?

 

 

威瓦特人連榭菈的面都沒見到,買來的花就這麼隨著威瓦特的水道流向地中海。

 

 

 

威瓦特是濱海的城鎮,漁業貨運等自然發達,收入也比週邊其他小城來得多。

 

『威瓦特是個繁榮的城鎮! 

 威瓦特是個美麗的城鎮!』

 

酒館的客人們在酒精的作用下興奮地唱起歌,一位女子在眾人的摧捧下害羞的站上圓桌。

不過她跳起舞來卻又是另一回事。在輕快的拍子下女子緩緩起舞,她的身姿與口琴的樂音融合在一塊,我不禁也看的出神了。

 

『威瓦特的水道、威瓦特的風帆......』

 

「你也可以試著一起唱。」

我確實是很訝異那年輕的酒保竟然會這麼提議,但我馬上就知道原因了。

 

『威瓦特的財富!!』

 

眾人在最後一聲高喊後笑聲四起,互相乾杯。女子仍是那靦腆的笑容。

 

 

 

 

【威瓦特的財富】

 

 

 

青年被趕出雜貨店後並沒有因此氣餒。

 

他因為以前依賴的生活工具全部都隨著水道沉沒在地中海的海底,他便在港口找了份貿易公司的工作。

 

 

威瓦特人的努力汗用心讓他在短時間內就成為「羅倫斯號」的水手,比起港口邊的工作員,水手的待遇實在是來的好太多了,幾次隨船交易下來,威瓦特人從一個窮小子變成優秀的水手。

 

 

儘管如此,威瓦特人再度帶著鮮花上門,仍是被菲利克斯老頭給趕了出來。

 

──一個沒名聲沒財富的小子,跟我要什麼女兒?沒門!

 

 

 

 

名聲、財富。

多麼現實的東西!多少青澀的愛情被阻擋在外,像是雄花少了蜜蜂的傳播而無法和雌蕊開花結果,最終落得滿地泥濘,遭人踐踏。

 

縱使威瓦特人對榭菈的愛比任何威瓦特的青年要多更多,現實總是阻擋著他。

 

 

『Love is merely a madness ...』

 

 

但是對威瓦特人來說,這幾乎是他所僅存的財富了。

 

 

「如果有和〝對榭菈的愛〞相稱的財富的話,那便不成問題了。」

 

 

或許是因為有這種強烈的想法,才促使威瓦特人這個單純青年的命運走向「威瓦特的財富」吧?

 

 

 

 

 

─TBC─

 

 

 

 

 

 

※所以說、不過是繪本的文稿嘛,大約才進展到1/3左右呢? 不曉得28業的空白繪本是否能容納?

 

※愛情不過是種瘋狂── 莎士比亞《As You Like It》

 

創作者介紹

沏城茶樓

氣化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