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瓣從塔頂散落,在月色的襯托下。

弗蘭諾並不認為這是一幅美麗的畫面。

 

少女的名字叫做佩塔洛姆(Petalorum),在同齡的少女中她有種獨特的魅力。

她居住在大教堂附近的塔上,那邊算是那區的制高點,能夠看清楚教堂周遭的街道。

像是長髮公主的童話一般,少女幾乎很少離開過位於塔上的房間,威瓦特的少年們偶而能從街道上仰望倚靠在窗台上的她的身影。

在光的照耀下像是聖女般的神聖。

 

「弗蘭諾!弗蘭諾!你有在聽我說話嗎?」

「有啦,你說塔上的少女對吧。」

他的口氣顯得不太耐煩,不過身旁的友人完全陶醉在一閃而過的記憶中。

「她真的很漂亮,不是嗎?」

卡洛斯那是陷在初戀的甜蜜中的少年才有的神情,被美麗的少女所迷惑,沉浸在「愛」當中。

 

弗蘭諾不懂「愛」的感覺。

那是他捨棄的情感。

 

「她的名字叫佩塔洛姆。不要告訴別人,威瓦特有不少像你這樣痴痴望著她而不知道名字的笨蛋。」

「弗蘭諾!」卡洛斯充滿感動的想握住好友的手,對方卻像是有甚麼噁心的東西朝著他來一樣閃開。

「聽好了你這傢伙!不要讓我知道你在大街上叫他的名字!別讓別人知道她的名字,你也不要接近她。」

對於戀愛中的蠢蛋們要他們不要接近那個少女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弗蘭諾只期望他的友人還保有著一絲理智。

 

很幸運的,聽見他的警告的友人收斂多了。

「我想你需要自己冷靜一下,我有工作要去做。」弗蘭諾從木箱堆上跳下。

他不去理會身後友人的叫喚,逕自朝夕陽的方向離去。

這次的事情不能讓卡洛斯參與。

「大部分的人都不會知道事情的另一面,人們都只看著一面,忽略了另一面。

當它的一面光彩奪目之時,被那璀璨給矇蔽的雙眼是看不見背後如深淵般的陰影的。

弗蘭諾,你要以冰冷的心去看待世界,不帶任何情感只作為一個旁觀者。

我相信你可以做到,代替不能夠做到的我們。」

就如安東尼歐先生所說,那些少年們或許都不知道佩塔洛姆被附近的居民們說是瘋子,幼年喪母在她的記憶中留下了缺陷,總是說著天真的童話。

她的親生父親也不怎麼關心她,每天也只是吩咐僕人送點食物過去並回報狀況而已。

她就這樣在高塔上扮演少年們眼中的聖女,扮演父親的籠中鳥。

 

我第一次和她說話是在工作的偶然之下,

「我是風的『西爾芙』喔!就像媽媽一樣。」她這麼相信著,眼神中沒有任何懷疑。

那時我和他談了些甚麼我已經沒有任何印象,只記得這句話。

向附近的居民們打聽之後知道他們都說她是個瘋女孩,好事喊著說自己是「風的西爾芙」。

然而,每天仍是有許多不知情的少年們偷偷的、或是光明正大的在塔附近徘徊,只為了一瞥她的倩影。

 

被愛情沖昏頭真是不可取!

少年們因為愛情失去理智,追求著年輕貌美的少女。應該說男性幾乎都無法控制這樣的本性。

 

安東尼歐先生要我約束自己。

只有能約束自己的人才能看清楚事物的真相。

 

 

 ─TBC─

 

 

 

 ※我可以把這個當作七夕應景文ㄇ? (被巴

 

 

 

創作者介紹

沏城茶樓

氣化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