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威瓦特的財富(5)

 


“做我們這種工作的必須要留意每個威瓦特的居民。無論他是新搬來的、或是來此地旅遊的客人,
當然不用說原本就住在這裡的居民。我們不必和所有人都認識,但是一定要知道這人的身分。”

這是三年前弗蘭諾剛被雇用時安東尼歐先生告訴他的這行的準則,想必比他還要早加入的前輩們都知道這點。
相較於普通人對他們的恐懼,弗蘭諾對自己的工作充滿驕傲。
如果說領公家薪水的衛兵們是威瓦特的光明的話,那麼安東尼歐先生旗下的「他們」可以自豪的稱呼自己為威瓦特的黑暗。

「日安,先生。」弗蘭諾禮貌性的打了聲招呼,「請問您有看見幾天前下船的那位先生嗎?」
弗蘭諾照著印象大約形容一下,由於不曉得那個陌生人的名字,他只得到處向人詢問。
這種方法命中率十分低,不過卻是不得已。
「謝謝您。」第四位。

「怎麼樣?」
「果然還是沒有人知道他的名字。剛剛那人是商行的會計,和那個人從羅倫斯來威瓦特的途中和他
在船上同寢室卻還是不知道他的名字。這個人不好調查啊......。」

弗蘭諾偷瞄了一眼卡洛斯手中的筆記,充滿了密密麻麻的字自己卻看不懂,這讓他稍微燃起想學習的欲望。
看不懂字實在是有點麻煩。
雖然也因為這點缺陷讓他練就了比誰都強的記憶力,他敢說在威瓦特的市中心到港邊,只要是常出現在這裡的沒有他不認識的人。

「別只問我啊,你的結果呢?」
「負責北邊廣場的尼諾說今早有看見那人。」
「北邊廣場?」
「似乎是往菲老頭的店去了,尼諾說那個人幾乎每天到那附近徘徊。雖然不知道他從哪來的但是卻特別在意菲老頭家的大姊姊。」

菲利克斯老頭的女兒,榭菈小姐,嗎?

「看來我們現在的線索很少啊。」
「卡洛斯你先再繼續到處去問問吧!我想先去問問某個人。」
「某個人?」
「幸運的話,馬上就能有解答了。」弗蘭諾看來很有把握,嘴角微微上揚。

請容我介紹一下。

安東尼歐先生雖然是「我們」的雇主(或者說我們的統帥?),但他人非常好相處,像那些貴族們高高在上的我可真看不慣呢!
先生他老是要我們別用敬語稱呼他,但我們覺得這是必要的。
安東尼歐先生和我們的感情很好,也只有像安東尼歐先生這樣的人才會讓我們肯為他賣命。
他真的是個很有魅力的人,而且他絕對有足夠的學識來解決我們這些傢伙們的所有麻煩事。
之前告訴你的關於威瓦特人的事就是他告訴我的。
為了調查那個陌生人的事,我選擇向比較親近的長輩請教,而那個人便是他。

安東尼歐先生,我還真是很久沒見到他了。
這樣說來他也是影響我最深的人呢。

嗯?是啊,這個故事中我是三年前加入他們的。
很驚訝嗎?
是啊,故事中的三年前我還只是個還沒換牙的九歲小孩呢。
先生,你問關於「我們」的事嗎?
抱歉,這件事我還無法告訴你,還請你見諒。

「先生!」
房間的門被用力地打開,碰的一聲讓在房裡正要試品新來一批咖啡的安東尼歐先生嚇了一大跳,差點把手中的茶杯掉到地上。
「先生!先生我有事情要問你!」弗蘭諾顯得十分急躁。「你上次和我說的那個“威瓦特人”的故事,他應該是死了不是嗎?就在三年前,羅倫斯號失去聯繫的那天,他那時應該是在船上所以死了,不是嗎?」

在回到公會的途中,弗蘭諾想起一個傳聞。
那是某天在公會的休息室前輩們提到的奇怪現象。而且那並不是近期才出現的,據前輩們說,這種情形一直以來都有,只是人們並沒有發現。
──關於人“憑空消失”的傳聞。

在普通人看來只是街上掉了一套衣物罷了,
「大概是從誰家的曬衣繩上吹走的吧?」人們是這麼想的。

但事實上並不是這樣,至少「我們」知道。
「收拾那些衣物時幾乎每次都會發現這些人的共通點,小子,你有發現嗎?」
在弗蘭諾的印象中,他取得這份工作的三年內還沒有遇過這樣的例子,自然是沒有看過。
「這也難怪,像這樣的事好幾年才會出現一次,啊,沒錯。大約是三年前的船難前幾個月,有個快退休的老前輩在港邊發現了。」
──在一堆衣物中,發現一枚金幣。

「小子,那可不是普通的金幣!雖然像是新的一樣卻是現在難以重新鑄造的威瓦特古金幣啊!不過你如果發現那樣的金幣勸你還是別想占為己有,那可不是你的東西,拿了可是會惹禍上身哩!」
前輩的語氣帶了點恐嚇的意味,似乎想嚇嚇黑髮的孩子,可惜對方毫無反應。
「看來我講故事的功力不構成熟啊。」好像稍微受到打擊,「我之前和你提醒的事情還記著吧?不屬於我們的東西我們從不帶走,但是像那樣的例子我們也得特別留意。這就是我們的工作。」

──要是在無名的衣物中找到閃耀的古金幣的畫得馬上丟進水裡,別被欲望給迷惑了。

「小子,你也聽過那個全威瓦特的人都知道的故事,那東西的來歷可想而知。」

──帶著寶箱墜入深淵的少年。

「以後可要注意呀!」

 

「他們是這樣說的嗎?」安東尼歐問道,「所以你是要問這個嗎?」
弗蘭諾點點頭,「還有“威瓦特人”的事。」
「事實上那也不算是“無名”的衣物堆,像是你剛剛說的三年前發生的那次,那個衣物堆我們已證實是某個商行老闆所屬,而且那位老闆在當晚行蹤成謎。就是因為我們知道那些衣物堆是屬於誰的所以才會有“憑空消失”這樣的說法,那不能說是“無名”的衣物堆。」
安東尼歐起身走到書架拿起一本黑色皮製書本,「就這裡記載的,三年前不只那次而已,在那之前一個月也有一起公爵消失的事件。在更之前,距離現在八年前也有三起類似的事件。你問這個要做什麼?」
「只是好奇。」
「小孩子好奇心旺盛是好事。」
看來是過關成功?反正安東尼歐先生向來不管這類的事,只要別惹麻煩都好。

「還有更詳細的嗎?」
「其實你是可以自己看的,我不介意你來我這裡參考資料。」
「我看不懂!」每次提到這個,他就一肚子火,看不懂有甚麼關係!只是很麻煩而已!
「我該教你讀寫了你這小毛頭!明天開始提早一個小時來找我!」聽起來安東尼歐早就打算要教他讀書了,只是遲遲等不到機會。「更詳細的紀錄幾乎是沒有,這些人都是從外地來的,而且大多都沒有家人,只知道身分不知道他們的人.......」
身分背景不明?
威瓦特人?
安東尼歐所說的幾個關鍵點串聯在一起,在弗蘭諾的腦中雖然模糊,但卻快要接近真相。

『我相信弗蘭諾的直覺。』
如果沒有遇見卡洛斯,弗蘭諾大概不會察覺自己擁有這樣的能力。

『在一堆衣物中,發現一枚金幣。』


驅使著兩位孩子調查下去的動力,僅僅是出於“好奇”而已。
卡洛斯好奇那個陌生人的身分,期望找出背後的故事。
而弗蘭諾在與安東尼歐先生談話過後確信了他的目標。


「真想親眼看看所謂“憑空消失”是麼回事呢,不是嗎?先生?」

孩子轉身離開書房,在安東尼歐問話以前。

 

─TBC─

 

 

創作者介紹

沏城茶樓

氣化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