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想寫這個。


───

艾德從來就不知道所謂「和平」到底是什麼鬼。

原因當然不只是自己的童年經歷,他知道在這次戰爭之前還有一次已經結束的戰爭,那是在他出生之前的事了。
而他、則是在那次戰爭之後的慘況下出生的。

『為了支付龐大的賠款全國人民生活苦不堪言,所以才有了這次戰爭,目的就是為了改變現況。』還記得當時萊斯利是這樣跟他說的。

不過這又關我何事?
艾德心想。

有時候他會覺得他大概是全隊裡唯一毫無國家概念的士兵。
在重機槍部隊中更是如此。


和平什麼的?
真的有那麼重要嗎?
人類需要和平嗎?

和平是什麼?


『簡單來說就是安安穩穩的過日子啦。』萊斯利那時候回答他的表情不耐煩到艾德想狠狠揍他一拳。

 

『和平根本沒有意義啦!』


在上次的會戰中遇到了敵軍的機師,艾德認得那架墜落在一旁的烈火式7號戰機。
多次空襲他們基地的那架戰機這次終於被擊落了,真是難纏的對手。
然而他沒有預料到的是───駕駛員是個和他年齡相仿的少年。

不愧是機師、弱得要死,根本不能和在地面作戰的士兵相比。

然後他們爭吵。
「和平根本沒有意義啦!」艾德大吼
起因就只是這句話、到了最後,艾德甚至沒有下手殺了那個少年。
明明是敵人,不是嗎?

噢不,敵人的定義又在哪裡?參戰的意義越來越混淆。

敵軍的少年有著和他一樣的金髮碧眼(只不過比較矮,當時叫他矮子的時候那傢伙竟然爆發出了不可思議的鬥志!?)

真是夠了。
真是夠了。真是夠了。真是夠了。真是夠了。

艾德已經厭倦了戰場,厭倦了為了戰爭而存在的自己的右手。

恨不得──拿支槍射穿那隻冰冷鋼鐵製成的右手。
啊、映在鏡中的自己,也不是記憶中的自己了。

 

最後的最後,在最後的大會戰──艾勒斯特平原戰,他一度以為自己失去了萊斯利那個混帳。
即使他背叛了自己,卻還是放不下他。

戰爭的結果,仍是輸了。
和上次一樣,仍是戰敗國,這樣的話,這場戰爭中一切的犧牲是為了什麼?

和平是需要獻祭的,建立在血泊和屍體上的安穩生活,
=和平

在艾德如深淵般的眼中看見的和平只不過是那些沒有親身加入過戰場的人們的妄想。

而失去了戰場的戰士,
有的回家,有的家已經不在了。
有的死了,有的拖著殘破不堪的身體苟延殘喘的活了下來。
身為改造兵的重機槍隊員們大多在最後一戰的時候死了,艾德在戰爭結束之後向他們獻花,他不難過,在他記憶中死去的那些夥伴不是痛苦的。
痛苦的,大概是唯一活下來的自己。沒有回去的家,沒有活下去的方向。
淚腺被戰場的沙塵給堵住了、心也隨戰場的離去而消逝。

那個與自己交戰數次卻僅僅有一面之緣的(矮子)少年不知道是否還活著?

認識的人們之中唯一確定還活著的只有現在在身旁沉睡著的萊斯利啊該死。

體驗著和平的艾德感覺十分痛苦,戰場也使他痛苦,但是戰爭的潮水會沖走失去戰友的痛,而和平的空氣只會將那些痛苦帶回來。


接下來到底要為了什麼而活著?

艾德眼前的未來只有一片茫然。

創作者介紹

沏城茶樓

氣化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