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羅倫斯號」沉沒後三年的某日......我並沒有記得確切的時間......。」

名叫弗蘭諾的年輕酒保回憶著,那雙暗紅的眼眸不再帶有危險的氣息、甚至能說是......悲傷?

 

我靜靜地等著,整理了筆記又喝了幾口特產葡萄酒後靜靜地等著,後等著他從回憶中醒來。



【威瓦特的財富】

氣化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